翡翠怡情:玩物不丧志,好看涨知识

这是前些天淘到的三件翡翠
属于又有味道又好玩儿的那一类
但它们还都是毛货
毛货就是已经雕刻成形
只差抛光打磨这个环节
其实光看毛货吧
也感觉挺舒服的
但也不能就这么卖
毕竟它们还都没完工
如果您想知道它们抛光之后都是啥样
那就请接着往下看
首先来说这件糯冰种的俏色巧雕
主体是一个钱袋子的造型
上面的一点点冰黄雕成了一只小青蛙
寓意呱呱来财就是招财的呗
这种料没有什么特别
白底部分的品质也非常一般
但是旁边那一点点冰黄的分色摘色就特别棒!
这只小蛤蟆以一己之力
为整件作品赋予了灵气
然后是这只龙头龟
它不仅细腻而且特别细腻
不仅干净而且极其干净
说白了就是看不见结构的冰胶块
而且形体工艺也都出类拔萃
不管是料子的品质还是工艺的细致
都禁得住用放大镜去挑剔
这两件东西是在同一个摊位上发现的
个头都比较小而且其貌不扬
如果不拿起来仔细品味
也完全感受不到其中的韵味
所说的韵味
一是原料的灵韵二是工艺的气韵
卖家是一位河南大姐
看我背着个相机以为我是不懂货的
跟我说她家这些东西
抛了光之后很多都是冰种和玻璃种
我也就将计就计的说我确实不太懂
就看着好奇随便逛逛
但随后的看货砍价环节
大姐越来越感觉不对劲
说我挑这两件是她老公最喜欢的两件
还说她档口这么多货
别的我看都不看一眼
就瞅准了这两件挑
说我是行家假装不懂货蒙她
然后又说你放心俺家东西都是好料
糯种都是干净又细腻的糯种
刚才满口的冰种玻璃种就绝口不提了
当然不管她说什么
也是一种高压的态势
我说一句她说十句
而且说话特别逗
把我笑的合不拢嘴
我给她3500吧
她说差太多了
4500少一分都不卖
看我要走,又自刀两百
说4300你要不买就后悔去吧
我走了又叫我回来
说我买货不诚心
然后又自刀100
跟我说这价再看不到你就走吧走了就别回来了
于是我走了
她又像数落自己家小孩一样
大吼一声你给我回来
借你电话用用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
我以为是要履行套路,八九不离十了
但这一个电话打了好几分钟
撂了电话之后
竟然给我拒绝了我再走也没叫我
最后高低是我回去给加了几百块钱搞定了
老大姐还说我是看你长的帅
所以才赔钱卖给你的
呵呵
虽然后来我是加了钱才搞到手
但我特高兴
一来我很喜欢这两件
二来拆算单价的话
都在我的心理价范围之内
三来这大姐人设鲜明
跟她买货像看小品,听段子
全程让我笑个不停
冲这些,就值了
剩下这件也是一只龙头龟
和前面那只风格截然不同
这只没什么种水
但是颜色却挺不错
红褐色略带一点绿色
属于黄加绿的范畴
它算不上巧
但三种颜色各自鲜明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看起来也就显得斑斓了
而且这只的形体工艺
也几乎是无可挑剔
虽然也是小小的一只
但比起那些宝光十足的种水货
这种类型的更加深得我心
谈价过程平淡无奇了
老板娘还带着孩子也挺辛苦
三言两语一单生意
买卖双方都精简了讨价还价的套路
泡茶哥当时拿着手机拍我
我就给他大概讲了讲这件的优缺点
谁知被人一对小哥哥小姐姐围观
小哥哥对小姐姐说
听见了吗这就叫专业你学着点儿
话落大家便一笑而过了
于是乎我就心满意足的淘到了这三件
但实际上我对抛光效果的期望值不高
因为我自己更喜欢这种磨砂的感觉
它们抛光之后必然会更加的水润灵动
但当中的棉质结构也会显现出来
这种哑光所独有的韵味
应该也会有所削弱
这个季节广州的雨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
一个多星期之后终于等到天晴
太阳出来了
这三件翡翠
也都已经抛完光寄回来了
那它们到底是变好看了呢?
还是难看了呢?
咱们马上揭晓
首先看这只黄加绿的龙头龟
抛光打磨之后的水头明显更好了
但其实除了表面光泽之外
整体的韵味没有多大变化
颜色也没跑
结构感比我预想的要稍好一些
算不上惊喜
但确实比较理想
这件我还挺满意的
雕工真是不错
能戴能摆也能拿着玩儿
不仅特别,而且有味道,舒服舒服!
然后是这只糯冰种的龙头龟
也是和预想的一样
抛光之后里面的结构略微比之前明显了一点
但总体也算是非常干净的了
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那种冰胶块
形体和工艺也都没得说
比刚刚那只的种水要好很多
但从味道和独特性来说
就不如刚才那只
当然也是相比较而言
实际它俩本来就是完全不同风格
没啥可比性
最后是这个呱呱来财
也是这三件里面最便宜的一个
它抛出来的效果也完全符合预期
看来我看毛货的水平还凑合啊,呵呵呵
这件主要就突出一个巧字
乍一看那只黄色的小蛤蟆
还真有点像是粘上去的
这种也就是我经常说的俏色巧雕
奇趣小品

You may also like...